資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世界的女人和孩子-時尚女性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字號+ 作者:女性周刊 來源:時尚女性周刊 2018-08-22 12:06 我要評論( 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這個世界的女人和孩子作者| 默爾索,獨立批評人來源| 默爾索(ID:TheMeursault)這是今年的第七次清零。每次清零,都有兩件事困擾我其一,我不希望成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今年的第七次清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次清零,都有兩件事困擾我——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一,我不希望成為一個壞消息收集器,因為誠如你所見,壞消息總是比好消息多得多。當信息過載,遺忘是一種生理上的自我保護機制,不是喊幾句“不要遺忘”就能避免的。因此,我需要摘取那些“壞消息中的壞消息”,而這種選擇往往艱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二,便是我個人的問題。看了太多壞消息,感到自己容易失語,因為理智告訴我,說什么都很微弱。我的書寫對于那些遭遇壞事的人來說,并沒有實際意義,既不能撫慰,也不能阻止相似的事件再次發生。如果我們注定要反復踏入同一條河流,也許都不必如此自苦,只需隨波逐流,感恩幸存便好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兩種困擾,在這個七月達到頂峰。壞消息的涌來,如堤壩泄洪。其實,大多數討論都是老生常談,可以追溯到程朱甚至是孔孟時代。如果這些先賢都沒有能力改變些許,那我無論做什么,想必也是徒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,這一切只是用來記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1 / 這個世界的女人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,印尼一名15歲的女孩兒被判入獄。她是一名強奸案的受害者,被自己哥哥強奸了8次。懷孕后,女孩兒偷偷墮胎,而這違反了印尼禁止女性墮胎的流產法。于是,這名女孩被判入獄六個月,而強奸她的哥哥,被判入獄兩年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,印度的一間法院里,50名律師圍毆18名嫌疑人。這18人,有公寓保安,有電梯工人,有水管工,他們共同的罪名是輪奸了一位11歲的聽障少女,且這一行為持續了7個月之久。當地的律師組織宣布,不為這18人提供任何辯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律師是法律的捍衛者,法院更是法律的圣殿。律師們在法院毆打嫌疑人,不一定證明他們法律意識淡薄,它可能揭示出另一種隱情:連律師們都不相信法律會給犯罪嫌疑人應有的懲罰,所以他們親自施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婦女權益保護運動的浩蕩,取決于法律到底有多么滯后。在印尼和印度是如此,在倉廩更實、禮儀更重的中國,更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,中山大學教授張鵬被曝光,據說此公在2011~2017年之間,持續對女學生和女教師進行性騷擾,還涉嫌性侵一位大一女生。五名被騷擾過的女生聯名向中山大學舉報,校方回應:他們已針對此前收到的另一份舉報,在4月對張鵬進行了黨紀政紀處分。那意思是,我們已經做了所能做的,你們還想怎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,如果侵害一人和侵害十人的結果都只是一個處分,那何不侵害十人呢?校方之態度,完全沒有讓事件產生良性效應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7月,南昌大學國學院副院長周斌被起訴。此前,他涉嫌猥褻、性侵一名女學生長達7個月之久,已被校方免職。如今,被侵犯的女生選擇在法律層面解決問題,要求周斌賠償心理康復治療費,并支付精神撫慰金。同樣被起訴的還有南昌大學本身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是中國首例學生就性侵問題起訴老師和學校的案件,很值得關注。其中一個細節是,女生的訴求只是經濟賠償,不包括讓周斌接受法律制裁。兩種訴求,按理說并不沖突,之所以選擇一個舍棄一個,我們大抵也能猜出是為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讓他賠錢容易,讓他坐牢太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消失的4月清零中,我提供過這樣一份名單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航天航空大學教授陳小武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統計學院原副教授薛原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北京師范大學教授施雪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京師范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教授劉軍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上海交通大學媒體與傳播學院副院長謝耕耘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南京大學語言學系主任沈陽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加上中山大學的張鵬和南昌大學的周斌,這八個人,都曾涉嫌猥褻、性騷擾甚至性侵女學生。他們中大多都已調離教職,但還是請記住他們的名字,因為說不定什么時候,他們還會潛入你的身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高校并不是終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同樣在7月,知名的公益人雷闖,知名的媒體人章文,知名的作家張弛,知名的環保領域大V馮永鋒,知名的艾滋病權利活動家張錦雄,知名的公益活動家、《新周刊》的創始人孫冕,以及每年春晚都準時露面的知名主持人ZJ,都被曝光出有性騷擾和性侵犯方面的丑聞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名人們的圈子惡心至極,而是聚光燈剛好打在那里。中國的“Me too”運動產生在高校和文化界,是因為這些地方有具有國際意識的新知識女性。在那些聚光燈照不到的地方,在那些女性意識沒有覺醒到如此地步的地方,情況想必更加惡劣。上個月因被猥褻而自殺的甘肅高中女生,相信大家還不至于淡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Me too”運動被詬病最多的,是相關討論缺乏標準和秩序,道德審判有狂歡化的傾向,僅就什么是性騷擾這個基礎問題,許多人的理解也大不相同。有人認為,餐桌上調侃女性講葷段子就是性騷擾,有人認為,只有上下其手跟蹤偷窺才是性騷擾——大多數分歧,都是因為類似的標準不一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想,辯論式的討論雖然必要,但真正的解藥在別處:那就是讓滯后的法律先進起來,讓態度曖昧的執法機構強硬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現行法律上,性騷擾不是一個罪名,只有猥褻婦女罪和強奸罪。猥褻婦女是五年以下,強奸是三年以上,十年以下。這個量刑尺度尚可,但翻翻相關定義,條件真是苛刻。猥褻罪需要滿足一系列條件,比如婦女必須遭遇暴力脅迫或者恐嚇欺騙,而且得有證據證明,“婦女明確表示拒絕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“明確拒絕”,相當要命,也相當操蛋,除非隨時錄音,否則我連明確拒絕電話推銷都證明不了,更別說拒絕猥褻了。許多禽獸得以脫罪,也是因為這一點無法證明。更何況,許多案件根本走不到審判流程,取證困難之外,名人社會關系廣雜,女性所承擔的社會壓力也容易讓她們妥協,甚至執法機構都會勸說,希望大事化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個立場上,我不喜歡那些執法者,因為他們太機靈。他們太懂那一套,如何掌控權力的松緊帶,如何踢皮球,如何在燈光下勤勉,在黑暗中偷懶。這么說吧,我覺得某些中國執法者掌握著對自己生存有利的全部技能,唯獨缺少執法者應有的正義感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許某一天,這些具體的事情都會被遺忘,但人們心中總會留下影影綽綽的印象:這個世界,對女性是危險的,不公正的。印度在這個問題上總被嘲笑,而如果這個印象不得到改觀,我并不感到我們和印度有多大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02 / 這個世界的孩子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苗!疫苗!疫苗!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長生科技和武漢科技,不是狂犬疫苗和百白破,不是那幾十萬支問題疫苗,我們質疑的是一切。因為疫苗出現問題,這種感覺就像吃出半條蟲子,你我身上可能流淌著同樣的失效疫苗,而這一切已經無法去證實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許多話不方便講,我改說個故事好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曾經在超市里,看到一個孩子坐在地上哭嚷。他想吃巧克力,但嚴厲的母親不愿給他,場面僵持,于是他就那樣坐在地上哭嚷,撒潑打滾般,呼天搶地般,顏面盡失般。母親則在一旁冷冷看著,仿佛他們素不相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----分隔線----中國女王網----分隔線----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 歡迎投稿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女王網,中國女王網,上海女王網,中國女性雜志網http://www.nwge.com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本站遵循行業規范,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;2.本站的原創文章,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,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;3.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相關文章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13歲女孩離家出走便利店過夜 留紙條說去看看世界-時尚女性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3歲女孩離家出走便利店過夜 留紙條說去看看世界-時尚女性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-08-13 22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烏龍?在美失蹤中國女孩被安全找到 這個細節蹊蹺-時尚女性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烏龍?在美失蹤中國女孩被安全找到 這個細節蹊蹺-時尚女性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-08-13 19:3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根據真實豪門綁架案改編:世界首富保羅·蓋蒂的孫子遭黑幫綁架-時尚女性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據真實豪門綁架案改編:世界首富保羅·蓋蒂的孫子遭黑幫綁架-時尚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-08-12 20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• 她們的混血孩子很多都遭到過歧視-時尚女性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她們的混血孩子很多都遭到過歧視-時尚女性周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2018-08-12 16:3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網友點評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宁夏11选五开奖结果